伽无宁

我的心是日向的,魂是骨喰的,人是安定的,但是,今天的我却被清光的美貌给偷走了,心里又给鹤丸空了一个位置,
我真是个罪恶的女人啊

【刀剑乱舞】骨喰藤四郎的一天

莲子糕:

1. 觉得这种格式很可爱啊,所以就写了。


2. 全员向描写,尽量顾及多一点人√


3. 主cp是骨鲶/鲶骨,因为都吃所以都有


4.微物鲶,因为我也很萌这对


———————————————————————


00:00


睡觉。


00:30


听见有人敲门进来,起来看发现是刚远征回来的兄弟。


鲶尾:“啊兄弟在等我吗?好感动!”


并没有。


00:35


兄弟试图和我蹭一个被窝。


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00:37


兄弟开始哭诉类似于远征很累需要温暖之类的话。


有一点动摇。


但还是没同意。


因为和兄弟前两天睡的时候被踹了好几脚。


00:40


兄弟抱着被子在旁边睡着了。


00:41


起来给他盖好被子。


00:45


继续睡觉。


忽然觉得让兄弟和我一起睡也不错。


有点后悔。


00:46


打算今晚让他和自己一起睡。


心里莫名的愧疚感好像少了一点。


5:04


迷迷糊糊觉得腿很重。


5:05


发现兄弟趴在自己腿上。


他是怎么跑的另一头的……?


5:07


把兄弟挪回去。


继续睡。


6:00


被堀川叫醒。


堀川:“一会要去出阵了哦骨喰君。”


6:05


整理好了衣服并开始洗漱。


堀川说去吃完饭后就要出发了。


真赶啊。


6:07


准备出门。


帮兄弟掖了掖被子。


希望他不要再踢了…


6:10


路过安排表时看了一下。


发现自己上午出征,下午马当番。


6:11


顺便看了眼兄弟。


兄弟上午无安排,下午要去出阵开新战场。


6:15


吃饭。


6:25


准备出发。


6:30


出阵中。


6:50


因为是清理过的战场,所以对付起来很简单。


7:00


因为敌人很好对付所以按照主人的吩咐开始收集资源。


主人试图让我们带回一把高稀有度的刀。


不可能的。


等级这么低的战场是绝对捡不到的。


12:00


出阵完毕。


要回去了。


没有人受伤。


12:15


回到本丸。


烛台切很高兴的样子。


烛台切:“正好赶上午饭!”


12:20


没有在餐厅看见兄弟。


一期哥:“一早被主人叫去锻刀了,正好,骨喰你吃完给他送下饭好了。”


12:21


表示知道了。


然后一期哥就被涌上来的短刀给淹没了…..


12:30


吃完了。


提着饭盒去锻刀室。


12:34


发现主人和兄弟站在锻刀炉旁。


主人很高兴的样子。


主人:“balabala鲶尾你真是小红手啊!!!这会肯定能出园长吧!!!”


12:35


主人被长谷部叫去看公文。


12:37


兄弟开始吃饭,露出很高兴的样子。


鲶尾:“哇都是我喜欢吃的!”


那是当然,我挑的。


12:39


兄弟吃的很开心。


莫名有种自豪感。


13:00


兄弟吃完了。


锻刀炉里的刀也锻好了。


13:02


主人跑过来了,身后跟着今剑和长谷部。


估计是掐着点过来的。


13:05


主人输入了灵力。


果不其然是岩融,大家都很高兴的样子。


13:06


不过兄弟笑得很纠结。


鲶尾:“哈哈哈哈终于出来了太好了哈哈哈哈我守了整整五个小时啊哈哈哈哈你说扔个加速符的事情干嘛舍不得呢…..”


……果然还是很怨念啊兄弟。


13:08


主人向兄弟道歉。


主人:“抱歉啦鲶尾,你也知道最近资金比较紧迫嘛!”


鲶尾:“难道不是因为你拿去买吃的花光了吗?”


13:50


和兄弟到处转了转消食。


兄弟要准备出阵了。


14:00


兄弟出阵了。


虽然是危险的新战场但并不恐惧的样子,反而很兴奋。


鲶尾:“放心吧!”


虽然听他是这么说但是完全放不下心。


14:10


有一点担心。


因为几乎每次去要去开新战场第一部队都会受伤。


兄弟总是受伤最重的那一个,因为这个主人已经抱怨好多次了。


主人:“你专心打你的就是了,总是替别人挡刀子什么的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啊!”


…….那个笨蛋。


14:20


跑去看了时间。


不出意外的话兄弟18点就能回来。


14:25


无所事事。


跑去看一期哥要不要帮忙。


14:30


发现一期哥现在很轻松。


因为主力短刀们几乎都跟着鲶尾在第一部队出阵去了。


14:35


一期哥邀请我一起去喝茶。


一期:“莺丸说买了新茶。”


拒绝了,因为想起来好像还有马当番没做。


14:40


又去看安排表。


和小夜君一起马当番。


14:42


想起来如果是兄弟的话应该会很开心马当番的。


14:45


去找小夜君马当番。


14:50


找到了。


小夜君给了我一个柿子。


15:00


开始马当番。


15:15


马棚里的气味很不好闻....


小夜君试图和马打好关系。


但是失败了。


小夜:“看吧,连马都害怕我...”


路过的宗三君瞪了马一眼。


16:00


结束马当番。


小夜君的动作很利落,所以比预想中快一点结束了。


但是发现小夜君还是不高兴。


小夜:“复仇....”


16:02


试图安慰一下。


16:03


发现自己并不会安慰。


16:05


干脆把最近的江雪君叫了过来。


16:10


小夜君看上去好了一点。


不想打扰他们,所以离开了。


16:20


路过走廊。


不出意料看见了一期哥和莺丸。


不过主人也在。


16:21


他们似乎在说话。


16:25


走进一点,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了。


莺丸:“大包平.....”


一期哥:“毛利......”


主人:“........”


16:30


总觉得不是什么愉快的对话。


所以绕道走了。


17:00


发现了歌仙君和堀川。


还有山姥切和山伏。


歌仙和堀川试图拿走山姥切的披风。


歌仙:“请放心地把被单交给我吧山姥切!绝对会很风雅的交还!”


山姥切:“这是披风!!!”


17:05


山伏帮忙把披风给歌仙。


山伏:“咔咔咔咔咔,这也是一种修行啊兄弟!”


堀川:“干净一点总是好的。”


17:10


山姥切又躲起来了。


找不到。


17:30


遇到浦岛。


被邀请一起去龙宫。


....真的会有那种地方吗?


17:50


在手合室看到清光和安定。


17:55


看了一会。


两个人的招式都很相像,完全看不出谁能赢。


忽然想起自己和兄弟也是一样。


不过兄弟的等级要比我高。


17:58


去门口等待第一部队归来。


发现一期哥和物吉君也在。


....物吉君为什么也在?


18:00


没看见兄弟。


18:05


没看见兄弟。


18:10


还是没有看见兄弟。


.....有一点慌。


18:20


听见声音了。


.....是兄弟吗?


18:30


看见了兄弟。


兄弟身上都是血....重伤了。


被乱和药研背回来的。


18:31


主人很慌张的样子。


主人:“快快快,手入手入!”


18:35


跟着来到了手入室。


很担心....兄弟....


被一期哥叫去给鲶尾拿衣服。


不想去。


想在这里陪兄弟。


18:37


物吉君说他可以去。


....?


物吉君也很担心的样子呢。


似乎是在担心兄弟。


18:50


主人用了加速符,兄弟手入的时间变短了很多。


看上去没什么大碍了。


放心了。


乱:“鲶哥你下次别给我挡啦!我受个轻伤总比你受重伤好!”


药研也这么说。


他们俩的刀装都掉了,但是没受伤。


18:55


兄弟总算精神了一点。


鲶尾:“我有两个刀装嘛,你们才一个。”


结果兄弟还是被教训了一顿。


笨蛋.....


19:00


开始吃饭。


物吉君试图凑到兄弟身边。


然后他被一期哥瞪了一眼。


......活该。


19:05


物吉君试图搭话。


物吉:“鲶尾你要丸子吗?我帮你夹。”


.....有一点不高兴。


于是上前告诉物吉君我可以帮兄弟夹。


19:06


物吉君看我的眼神更不友好了。


物吉:“果然.....和后藤说的一样.....是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吗.....明白了......”


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打算一会去问一下后藤。


19:30


吃完了。


帮忙收拾。


20:00


和兄弟一起回到房间。


稍微教训了一下兄弟,告诉他不要太拼。


鲶尾:“欸——可是如果是兄弟你受伤的话根本做不到无动于衷啊。”


.....心情有一些微妙。


20:10


兄弟去洗澡了。


顺便问了一下青江刚才自己的感受是怎么回事。


青江:“原来如此.....被反撩了吗?哈哈哈....”


20:15


感觉问了也是白问。


试图找到后藤。


20:20


没找到。


那家伙躲哪去了?


20:30


回到房间。


发现物吉君在和兄弟讲话。


鲶尾:“明天万屋好像有抽奖活动呢。”


物吉:“带上我吧,会给你带来幸运哦!”


不是很想让他们继续讲下去....


20:35


把物吉君给赶出去了。


理由是要睡觉了。


物吉君看我的眼神更加不友好了。


20:38


物吉君打算说什么。


结果被一期哥给拉出去了。


一期:“好好休息。”


......?


是错觉吗?


感觉一期哥看着物吉君的眼神相当不友好。


20:40


洗澡。


20:50


洗完了。


准备睡觉。


21:00


鲶尾:“诶,这么早就要睡觉吗?”


告诉他早点睡的话就可以和自己一起睡。


兄弟很高兴的样子。


21:05


睡觉。


22:00


乱和药研过来了。


小心地没吵醒兄弟。


乱:“给鲶兄的,今天多谢他啦!”


他们提了一点吃的。


22:05


替兄弟谢谢。


22:10


继续睡。


23:30


兄弟压在我身上了。


23:40


把兄弟扯下来。


23:50


干脆抱着兄弟睡。


兄弟的头发很软。


脸也软软的。


00:00


偷偷亲了一口。


算是....晚安吻吧?


睡觉。



评论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