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无宁

我的心是骨喰的,魂是秀吉的,人是L的,lof头像是药研的,但是,我今天的魂却被奈布给偷走了,心里给杰克空了一个位置,
我真是个心思罪恶的女人啊

【刀剑乱舞】关于不得不带嫁刀去相亲这件事(压切长谷部x女审神者)

瓷卿:

ooc,大锅糖,论坛体
乙女值被亲友戳爆的产物


【求助?吐槽?】关于不得不带嫁刀去相亲这件事


楼主:
    Rt,心情复杂。
——————————
1l
1L!八匹小云雀的手速!
——————————
2l
卧槽这才刚刚八点,大家都起床了吗?
——————————
3l
想要大声嘲笑楼上咸,然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
4l
楼上的婶婶们不要父相伤害了,这个楼主我有印象,每天五点准时论坛签到。
——————————
5l
现在居然还有活的社畜存在???
——————————
6l
歪楼了吧……楼主呢?
——————————
7l回复6l
通常情况下这种帖子发完标题楼主都会失踪好久啦,我们称之为ts第一定律。
——————————
8l回复7l
……那是什么鬼定律啊???
——————————
9l
猜一下楼主的嫁刀是谁?(话说这种婶婶被逼相亲的帖子好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
——————————
10l
我奶龟甲。
——————————
11l
我奶祖宗。
——————————
12l
楼上两位????
——————————
13l
如果是祖宗那就是真–见家长了。
——————————
14l回复13l
【比起其他男孩子,我更喜欢父亲呢~】
——————————
15l
歪,检非吗,对就是楼上,拖走。
——————————
16l回复15l
该拖走的是奶龟甲那个……
——————————
17l 楼主:
    讲真我只是弧了五分钟而已。
    是这样,本人女,现任A区婶,爱好压切长谷部,奶龟甲的过来领一个圧し斬る【不是】
     在昨天下午五点的时候接到了今天必须来相亲的通知。
    其实和长谷部确认恋爱关系已经两年了,但知情范围仅限于本丸和同事。有关审神者的事情,处于个人和时空局方的要求,家里那边的亲友不能知情干涉过多。
    再说了……根本没法跟他们解释我找了一个不是人的男友……
    ……嘛,所以,被抓来相亲了。
——————————
18l
朋友们摊牌要趁早啊【震声】
——————————
19l
楼主嫁刀是忠犬桑诶!……等等带着长谷部来相亲真的不会出人命吗……
——————————
20l
“圧し斬る!”
——————————
21l
“隠れようが無駄だ!”
——————————
22l
“俺の刃は防げない!”
——————————
23l
一首凉凉送给还没有到的相亲对象……话说楼主为啥要带嘿西来?
——————————
24l  楼主 回复23l
楼主:
   ……我真的不想带他来……
   我会告诉你们原本整个本丸都要跟来吗?
   【让主孤身一人前去会见觊觎着主的人,这种事情绝不允许!】
     我第一次看见巴主任和嘿西达成共识,不枉此生不枉此生。
     最后大家各让一步,长谷部便装显形跟我过来了,坐在大概离我两张桌子远的地方。
——————————
25l
全本丸跟来……这不是相亲这是打群架吧
——————————
26l回复25l
不,楼上,是群殴。
——————————
27l 楼主:
    啊,相亲对象好像来了,弧一下。
——————————
28l
各位打120吧。
——————————
29l
不,打殡仪馆吧。
——————————
30l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
——————————
31l回复30l
鲁迅:这个真是我说的。
————————————
32l
大清早刷出狗粮,中伤放弃日课回屋躺平。
——————————
33l回复32l
哈哈哈摸摸楼上
——————————
34l回复33l
被摸】最近关于长谷部国重的贴格外多啊,可以说对单身狗非常不友好了。记得大概一周之前首页有个关于吃醋的……?
——————————
35l回复34l


《啊路基仿佛在吃长政大人的醋现在不让我进卧室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毕竟穿着睡衣有点冷》
这个?
——————————
36l
啊对,就那个。作为一个老实人真以为那是个求助帖,点进去的一瞬间仿佛被拽住头发按进狗粮碗。
——————————
37l回复36l
哈哈哈哈哈哈哈给楼上婶婶点蜡,不要着急啦据研究99%的婶婶都能找到自己的嫁刀的
——————————
38l回复37l
……这里是审。
——————————
39l
……楼上男审?
——————————
40l
男审诶!!!!
——————————
41l 回复37l
大概就是因为99%的婶都能找到嫁刀所以男审们都在风中瑟瑟发抖,嗯,想到这里直接从中伤变成重伤碎审。
——————————
42l回复41l
慌忙给楼上递御守】
——————————
43l楼主:
    相亲小哥出去接电话,我回来了。
——————————
44l
求问颜值!!!!
——————————
45l
楼主第一印象怎么样?
——————————
46l楼主:
    嗯,可以说不错?小哥穿得很正式,颜值比我高。
    我们简单聊了两句,我没有提到自己是审神者,只是单纯说在政府部门工作。小哥沉默了两秒说他也在政府部门工作。
   那一瞬间我甚至怀疑自己自己是不是碰到了男审。
    长谷部全程在两个座开外的地方投来杀人凝视。小哥没有回头但是频繁摸自己后颈。
——————————
47l
如果说目光可以实体化大概小哥的脖子上要扎满刀片了。
——————————
48l
还是很好奇小哥颜值以及楼主颜值!如果说爷爷算及格线的话,楼主尝试给小哥和自己估一下分?
——————————
49l
爷爷是……及格线……?
——————————
50l楼主:
   别问了,楼主怕是要负分了。
——————————
51l
等等爷爷不能当及格线啊【敲桌】何必互相伤害!
——————————
52l楼主:
   如果三日月是满分,小哥大概在优秀到良好之间。楼主不及格,嗯。
——————————
53l
我们都知道楼主只是谦虚一下.jpg
——————————
54l
想看自拍!
——————————
55l
+1
——————————
56l
+2
——————————
57l楼主:
    摄……摄像头坏了。
——————————
58l
那个,其实戳进楼主主页,能看到她发过的合照。不过辨识度挺低的。
——————————
59l
【……】
——————————
60l
【……】
——————————
61l
那个,看完楼主照片了……emmm……
——————————
62l
楼上等一下,不论感觉如何请别ky
——————————
63l
不,不是ky……不是想说楼主不好看……你们有谁觉得楼主眼熟吗……
——————————
64l
超……超眼熟……
——————————
65l
合照像素看不清脸,但这个着装风格……
——————————
66l
像那个谁……
——————————
67l  回复66l
训导官。
——————————
68l
槽!!!楼上不要说出来!!!
——————————
69l
我说过每天五点起床的社畜在A区除了那谁谁根本没有别人……
——————————
70l
凉了凉了大家都各自吃点好的有嫁刀的搂着嫁刀睡一觉没有的开始准备写遗书吧……
——————————
71l
等等楼上几位?新人求问训导官是谁啊?
——————————
72l回复71l
……啊
【宁可和五花金敌枪共进晚餐,不要被训导官叫去喝茶】
听过这个吗
——————————
73l回复71l
概括来说……就是教导主任【?】。
日常负责本区审神者工作,特殊时期会负责舆论控制和审神者行为调查。所谓的“喝茶”指被找去谈话。对应还有“禁言”,是说被直接带走禁闭。
——————————
74l
……卧槽这么可怕吗……
——————————
75l
所以我说大家凉了啊。
——————————
76l
等等诸位不至于吧,训导官没事不会到论坛开帖子谈论相亲之类的问题吧
——————————
77l回复76l
楼上,训导官未婚,是个压切婶。
——————————
78l
……凉了凉了我去吃最后一顿光忠做的饭
——————————
79l楼主:
    喂??够了??这是什么神展开啊??训导官快五十了啊?我连她一半都不到啊?
     自拍以证清白。(别问我手机摄像头怎么好了.jpg)
    【图片】
——————————
80l
!!!被小姐姐帅弯!
——————————
81l回复79l
楼主你真的没有被人误认训导官过吗……你俩着装风格和气质神态一模一样啊……
——————————
82l楼主:
   ……。有。
   但我们俩差了快三十岁啊……我拒绝被认成教导主任……
——————————
83l
大概因为楼主表情非常的班主任,像素一差就教导主任了【不是】
——————————
84l
诶楼主,小哥他还没回来吗。
——————————
85l楼主  回复84l
   刚刚回来了,又走了。
——————————
86l
不带这样的吧?小哥是想先跑路吗。
——————————
87l楼主:
    不是……我想捶光忠。
——————————
88l楼主:
    小哥在你们讨论教导主任的时候回来了,大概坐下了五分钟左右。
    远远看着一个服务生端着一杯水过来,走近的时候我脑子当机了三秒。即使摘了眼罩换了发型穿了服务生的衣服光忠你的辨识度还是高到爆炸好吗?!
    嘛,然后就是套路了。
    有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丧失方向感的】【长得非常像日向正宗】的孩子,【一不小心】撞在了光忠身上。
    正宗你真的是完全没有演技的好孩子……z字形折跑,仿佛要撞死光忠一样很认真地撞上去……
    光忠也浮夸得要命,直接手一撒半杯水泼出去另一只手像父子认亲一样抱住了正宗。
    ……
   然后小哥完美闪避了这杯水。
——————————
89l
噗?!
——————————
90l
小哥练家子啊?
——————————
91l
跑个题,楼主有留意小哥的手上有没有刀茧吗。
——————————
92l楼主  回复 91l
    出于职业病,我还真特意看了……小哥戴着手套。
——————————
93l
啊……我开始觉得对面小哥不简单了
——————————
94l
要是男审就233了
——————————
95l楼主
然后小哥就告辞去洗手间整理仪表了,虽说其实并没有影响仪表。
——————————
96l
说起来,楼主,你不是说只有嘿西跟着你去了吗。
——————————
97l
同在意这一点
——————————
98l
+1
——————————
99l楼主:
相亲是在咖啡厅,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们俩。一眼看过去并没有什么地方能藏,如果我家其他刀跟来了……藏在哪呢。
——————————
100l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
101l回复100l
?
——————————
102l回复100l
我也有……
——————————
103l
我觉得有个地方特别适合藏不少人而且楼主一般不会去……而且付丧神是灵体,不显形的话别人也看不到……
——————————
104l楼主:
    ……我明白了。
——————————
105l
楼上别打哑谜啊?
——————————
106l
诶等等楼主去哪里了?
——————————
107l楼主:
    ……大家好我现在在男洗手间。
——————————
108l
???
——————————
109l
哈哈哈哈哈哈哈被奶中了吗
——————————
110l
等等小哥出来了没有?好歹等小哥出来再去啊x
——————————
111l楼主:
    我躲在女洗手间暗中观察确定小哥出来了才进去的。
    怎么说呢……
    槽,我给你们拍一张算了。
    【图片】
——————————
112l回复11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
——————————
113l
本丸厕所大会哈哈哈哈哈哈哈
——————————
114l
乱后藤药研退酱他们是在洗手台上玩花札吗?
——————————
115l
大家还很贴心地没有穿出阵服来……
——————————
116l
这群平安刀着装是不是有点问题?爷爷那一身白汗衫是怎么回事?
——————————
117l回复116l
嘛,老大爷必备
——————————
118l回复116l
给爷爷来根拐杖就可以出门讹小哥了【不是】
——————————
119l楼主:
    我完全笑不出来,洗手间一片死寂。沉默大概蔓延了两分钟,药清了清嗓子。
    “……大将,一起玩花札吗?”
    不,谢谢,不玩。
——————————
120l


哈哈哈哈哈哈哈脑补一下小哥要是能看到付丧神一进洗手间肯定被吓晕。
——————————
12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楼主
——————————
122l
楼主还在吗需要速效救心丸吗哈哈哈
——————————
123l
谁艾特一下版主把这个帖子加精啊
——————————
124l楼主:
    嗯,有情况。
——————————
125l回复124l
诶?
——————————
126l
楼主?
——————————
127l楼主:
    小哥在打电话。
    其实从刚刚开始小哥的电话就一直响,平均三十秒就打来一次。最后小哥只能把手机调成静音。
   刚刚小哥在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到了一点电话里的声音,是女孩子。
    声音很大,不是说说话的人在吼,而是像通过扩音喇叭正常说话。
    小哥一直魂不守舍的……
——————————
128l
等等也许是小哥的女友打过来的?
——————————
129l
诶没准都是被逼相亲?
——————————
130l楼主:……
     诸位,咖啡馆外面围起来一堆人……
     一堆jk……
——————————
131l
jk???
——————————
132l楼主:
    我离开厕所回位置了。
    是群jk娘没错,制服统一,像是国高生。最靠近窗的某一位拿着扩音喇叭。
    “指挥官——!”
——————————
133l楼主:
     小哥现在就是这个表情。
     OAO
——————————
134l
楼主呢?
——————————
135l楼主回复134l
    我没有表情了……
    我家刀子精全从洗手间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小哥能看到他们。
——————————
136l
诸位,我觉得大概有瓜可吃了。
——————————
137l
已经快中午了?我不蹲了我得赶快安排日课——楼主加油!
——————————
138l
给楼主祝福——!
——————————
139l
一个小时了啊……
——————————
140l
所以?后续呢?jk娘和刀男在餐厅打起来了?
——————————
141l回复140l
画面感太强……
——————————
142l楼主:
我回来了。
——————————
143l
三个小时了!终于!楼主还好吗?
——————————
144l楼主:
    我现在躺在咖啡厅椅子上躺尸,等我缓一下。
——————————
145l
楼主需要帮忙吗?
——————————
146l回复145l
楼上别担心啦,楼主那边一本丸刀加一只忠犬桑。
——————————
147l楼主:
    不,我躺尸是因为精神刺激太大。
    我家刀和那群妹子都出来之后,我和小哥相对沉默了大概三分钟。
    “那个……重新自我介绍,审神者。”
    “……提督,见笑了。”
    【啊.jpg】
——————————
148l
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女审神者和男提督的相亲哈哈哈哈哈哈哈
——————————
149l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裂
——————————
150l
我觉得提督小哥的婚舰应该也来了……
——————————
151l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一本丸刀和一镇守府船的会面
——————————
152l楼主:
    后来的事情就很轻松了。
    大家开始吃东西聊天集体聚会……我和小哥相见恨晚各自吐槽上司以及活见鬼的相亲。
    小哥哥的婚舰叫吹雪。
    超可爱的——!
——————————
153l
这也算HE了2333
——————————
154l
但是……我有个问题……小哥哥是能看到付丧神的吧
——————————
155l楼主回复154l
    啊,他说是可以的。
——————————
156l
那么……小哥哥在去洗手间的时候……
——————————
157l
哈哈哈哈哈哈哈
——————————
158l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心理阴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159l楼主:
     啊!!!!!!!!!!!


——————————


    少女按灭手机,丢在桌上捂住脸:“这是什么鬼啊。”
    本丸刀剑已经返回,提督在半个小时之前带领军舰们离开。长谷部扶着椅背,悄无声息地坐在她的对面。
    “主。”
    “……感觉丢人丢大了长谷部……简直是最鬼畜的一次相亲。”
     “其实,可以继续下去的。”
    “诶。”少女扶着桌子坐起来。
    “压切长谷部,并不是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审神者,”她愣了一下,笑起来,“并不是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作为对相亲对象的了解,长谷部君对未来有什么规划呢。”
    “大概是,尽快与自己的主上结婚吧。”
                         end

温酒十九:

总算是在红蝶小姐姐上线之前赶出来了(上线了绝对拿不动笔了)
我流怂攻杰克X暴娇占有欲佣兵
注意避雷

狐先生周记:

又到了我最喜欢的调查时间

本次调查的主题是:【你对佣兵奈布的理解】

杰克在原作中不用说,什么样的人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但是奈布没有故事推演,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了解途径,各位可以把自己对奈布的个人分析说一说。

比如我,觉得奈布一方面经过战场的磨炼一般情况下还是比较坚强的,但是由于留下了阴影和旧伤,一旦受伤或者被监管者抓住就会变得十分害怕,也能理解被抓住时的哭腔了233333再看他游戏里的动作,都有点调皮的意味。

所以,感觉是个表面非常皮但内心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旦被戳到痛处就会原形毕露,年龄又比较小,也就比我大一岁(暴露年龄)。总之奈布让人心疼又想保护啊

阿九会拖稿:

『……』
『啊----什么时候会排到我呢----』

新一轮游戏开始:
   上场人格请准备:园丁  空军  ……

『……再等等吧w』

还要笑着祝贺他们逃脱成功呢
我没有难过噢

No face诺菲斯:

【当监管者惨遭反杀】

佣兵:你想死吗亲爱的杰克?

杰克:不…不想…

佣兵:错了没?

杰克:错了错了

佣兵:哪儿错了?

杰克:不该说你是小娘炮…

佣兵:那谁是小娘炮?

杰克:我、我是小娘炮…

佣兵:态度端正,不错。

杰克:亲爱的你能下来了吗我腰真的断了…

佣兵:嗯,再趴个半小时左右吧。

杰克:(T▽T)……

============

摸鱼

这么好的小哥哥怎么可以说人家娘

============

借用:

重明

Mio

Samsink

洁癖

押弥:

鹤婶


我流鹤


私设很多,人物ooc


————————————————



我怀疑鹤丸国永有洁癖。


只是怀疑,原因来自于昨天他陪我去了一个审神者聚餐会,简单来解释与现世的饭局没有什么两样,就是这么一种场面化让人厌恶但不得不去的活动。


座位安排是刀坐在主人的右边,因此鹤丸右边就不可避免挨上了一个秃头资深审神者。他头顶油光水滑寸草不生,拿着酒杯喝得醉醺醺的,时不时转头与同事谈笑风生,本来我是注意不到他的。


直到一场地震袭来,是小型地震,在日本属于相当正常的事情,大家都当无事发生该吃吃该喝喝。地震时秃头审神者正好往酱油碟子里挤芥末,一滴连带着芥末的酱油粒子就溅到了鹤丸白色的出阵服上。


我看到鹤丸在那一瞬间,僵住了2秒,他本来应该是想和我说话,直接被打断了话茬,导致句子里留下了不明显的空白。但这仿佛只是错觉,他快速恢复了原来样子,还气定神闲给我剥了个鸡蛋。


我把鸡蛋塞进嘴里,边吃边偷偷观察他,简直和发现新大陆一样有趣。




本来只是怀疑,证实这个猜测是在某天半夜。我起来上厕所,月黑风高一个黑影蹲在角落里,白色床单被风吹得微微扬起遮住了那个影子的全部容貌,我差点吓尿,忍住大喊救命的冲动悄悄走过去。


竟然是鹤丸国永蹲在那里洗衣服。


他看到我也有些惊讶,用满是泡沫的手挠了挠脸,一串泡泡沾到脸颊上,看起来有些许滑稽。


我的人生受到了冲击,因为我第一次看到鹤丸洗衣服,应该说对于这位外型如同仙鹤的付丧神,我一向认为男神是不需要吃喝拉撒的。


喜欢恶作剧的性格暂且不论,长得好看的人怎么样都是对的,包括他大半夜洗衣服差点把主公吓出病来,都是对的。


我这么说服自己,于是非常和蔼的与他打招呼。


“半夜3点洗衣服啊?”


鹤丸在月色下笑得格外好看,他扒了扒盆子里的羽织,一双灿金色眼眸简直在发光。


“哦哦,我正好觉得一个人无聊呢,主公就来了啊!”


我一定是魔怔了,真走过去看他洗衣服。实际上只是正常的在干活,他也没有把衣服洗出花来,更没有搞出什么特殊惊吓,就安安分分洗好,把羽织挂在相对来说比较空荡的晾衣绳上,左右都空无一物,没有别人的衣物,就这么孤独挂着不挨着任何人。


看到这里我坚信,他真的有洁癖。这种操作实在太过熟悉,因为我有个朋友干过一模一样的事情,以前看她晾衣服也是巴不得完全不碰到别人才好。


而且鹤丸晾好衣服后还会把洗衣服的盆子底下也擦干净才放回原处,即使地面实际上没什么灰尘。


我看着他欲言又止,到最后鹤丸带着我去厨房偷吃完点心,两个人蹲在走廊上刷牙,我才问出口。


“鹤丸你是不是有洁癖?”


鹤丸满嘴都是牙膏,吐出一个泡泡含糊道。


“要是沾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不像鹤了吧。”


我想了想他战斗时也经常强调衣服问题,看来确实是相当在意这一点的。一边说着若是在战场染上红色,会变得更像鹤。一边又吐槽自己白色衣服显脏,放着不管一直都是这身装束可不像样。


直到和鹤丸互道了晚安,回到房间里盖上被子我还是心绪难平。满脑子都是,他有洁癖,我以后要注意些什么,条条框框下来让我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重要事情。


我憋得难受,才发现是忘了去厕所。




后来我开始有意无意留意鹤丸国永。刀剑男士实际上是不用天天洗衣服的,本丸里实施轮流制度,每天当值几个人专门洗全本丸衣物,这对有出阵任务的刀男来说比较友好,不需要辛辛苦苦战斗完回来还要做一大堆家务。


而我转悠了几周,发现鹤丸的衣物从来不混在里面,当值时他是照常帮人洗,但自己衣服是坚决自己洗。我开始思考作为主公是不是要雇佣几个专门洗衣服的人回来,后来打消念头,因为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洁癖,只能自己洗。


我就在这莫名其妙的观察里,惊觉鹤丸是个不止帅,还幽默很能在生活上带来许多小惊喜的人。比如他实际上会做饭,虽然味道普普通通,但真的能入口不会吃死人。




我吃过鹤丸大半夜做得夜宵,本来是他自己一个人吃的,没预料到我突然冒出来。小香肠切十字刀,下锅炸到章鱼触角都充分翘了起来,章鱼小香肠配着厚蛋烧,他看起来兴致勃勃分给我一半,自己夹起一个吹了吹放进嘴里,可能是被烫到了,眼睛微微眯起来,随即有点期待地问我。


“怎么样?”


我也夹起咬了一口,大概人在深夜特别饿。


反正让我形容味道,就是心动的感觉。


我当即就夸他。


“好吃好吃。”


那天起我从一个偷窥的变|态,上升为暗恋鹤丸的痴汉。





我后来冥思苦想,扭扭捏捏终于在一次鹤丸出阵回来时,把他的羽织扯住。


“我帮你洗?”


我以为会被拒绝,结果没有。鹤丸只是一开始惊讶了下,随后便干脆利落把换下来的衣物给了我,意味深长摸了摸我的脑袋道。


“那就拜托主公了啊。”


我捧着他还带着余温的衣服基本上是飘花状态的,我妈一定不相信,我为了帮一个男人减轻下工作量,绞尽脑汁想半天,最后会去亲自帮他洗。


她一定会以为我中邪了。


事实上我真的中邪了,我给鹤丸洗衣服比给我自己洗还认真。


一个洁癖的人,愿意让我碰贴身衣物,是不是代表好感度已经高到一定程度了呢?


不知道刀懂不懂,女孩子心甘情愿给男生洗衣服,大部分就是喜欢的意思了。


我还在那里伤春悲秋满脑子小女生心思,鹤丸倒表现的坦坦荡荡,只不过还是有一点不同。他本来只是有一点洁癖,不特别注意,别人几乎是看不出来的。最近洁癖却变得严重了点,即使出阵也竟然一直保持着纤尘不染的模样,本丸里其他刀都纷纷感叹鹤丸安分了很多,起码不去时不时挖个坑搞事了。


我有点慌张,为此还专门跑去和他谈谈人生,甚至做好了疏导千岁老人心理问题的觉悟,结果鹤丸显得委委屈屈。


“难得主公帮我洗的啊,弄脏那多不好啊。”


求求你别再撩了,我根本把持不住。


“没关系的,我再帮你洗!”


抬起头就看到鹤丸眼里带着一丝狡黠,他语气轻松,和平时开玩笑时没什么两样。


“洗多久都可以吗?”


我简直就差拍着胸脯大喊洗一辈子也行,却在下一秒嘴里被对方塞了颗糖,含含糊糊地望着他,嘴里乱七八糟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白色衣服染上血的话,事后清理很麻烦吧……”


“染上红色,更像鹤了不是么?”


鹤丸顿了顿继续道:“况且啊……”


“刀为主人挥动杀敌,染血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他眨了眨眼,就这么紧紧注视着我。我有点心跳加速,胸口藏着的那只小鹿即将跳跃而出,直接撞死在这个人的面前。




我有强烈的直觉他可能会搞事情。


符合鹤丸国永惊吓论的那种事。




我一直很想摸摸鹤丸垂在脖颈两侧的发尾,正好他凑近时,我得偿所愿地用手抚上去,轻轻握住其中一缕,触感柔软中带着点凉意,这个位置他说话时,喉结的颤动我都能感知地一清二楚。


“不单是主公这个身份,想到是为你而战,即使只是弄脏衣服这种小事也会让我满足。但你辛辛苦苦帮我洗的话,那确实就会开始思考爱惜问题了啊。”


鹤丸注视着我完全傻了的模样。


“我这么说,你明白么?”





我震惊的不能自拔,只能僵硬地使劲点头。


我不明白就是真傻了。


鹤丸是在告白!




我脑中小人疯狂吹喇叭呐喊,恨不得跑出去哐哐哐撞大墙。


可能是我表现出来得痴呆太过明显,鹤丸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对自家主公的德行了解得七七八八。


“吓到我了,一下子料下太猛了?这可不行啊,我准备了好久了,总而言之主公的答复呢?”


鹤丸显得有点着急,我反而回过神来,抓着他的衣摆不放。


“你……你……我……”


憋半天我就说出这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壮士断腕般组织语言。


“你听我解释……我这是兴奋。”


鹤丸一脸理解点头,眼神带着鼓励。


“实际上……那天晚上的章鱼小香肠非常好吃。”


“啊?”





“所以我喜欢你。”






我这个告白其实挺糟糕的,这导致我们在一起后,鹤丸国永曾一度纠结章鱼小香肠和喜欢他之间有什么重要联系。





end

屯图的懒兔子:

#cp杰佣#
鹿头:我今天看见杰克拿刀子自残来着
厂长:那家伙终于疯了
————————————
为了把脑子里想的表达出来我尽力了,还是有很多不通顺的地方,或者空白的地方,大家用脑洞填补一下吧,毕竟我来强行解释剧情也没啥意思(´• ᵕ •`)*
我的脑子里是有一个关于杰佣的故事的,这个条漫是一切的开端
而故事的结尾我已经画出来了(详情请见上一条条漫)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人 •͈ᴗ•͈)۶♡我会继续努力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