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无宁

我的心是阿修的,魂是约瑟夫的,人是日向的,但是,今天的我却被卡米尔的美貌给偷走了,心里又给鹤丸空了一个位置,
我真是个罪恶的女人啊

当你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时·特

野良貓:

*ooc


*有上篇


*还有下篇(目前还没写)


*日常段子


*乙女向


*其他文章戳目录




【烛台切】


“咪酱~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听到你的声音,烛台切放下手里的菜刀,无奈的笑,“主上,我还在做饭呢。”


“不管,就要!”你执着的伸着胳膊。


“主上真是爱撒娇。”嘴上虽这么说着,烛台切还是快速的洗净了手,尽管是夏天,但他还是怕凉到你,于是用了温水。


温暖的手把你抱起来,接着温柔的在你的脸颊上轻轻一吻,他正要把你举起来,你却不满的拽紧了他的衣领,“不是这种长辈的吻和拥抱!要大人的那种!”


烛台切的眼底闪过一抹诧异,随即笑起来,“主上知道什么是大人的亲亲抱抱吗?”


“当然知道,所以你别想糊……唔……”


你的话还没说完,烛台切便用单手托起你的身体,另一只手按住你的头不让你逃脱,不仅仅是唇齿相依,而是气息的相互交融。


等到他放开你时,你几乎软倒在他怀里。


“还要举高高吗?”蜜色的眼眸中泛着笑意,他轻轻抹去你嘴角的一丝粘液,“以后这种危险的话,主上还是三思而行。”


说完,他把你放在桌边的椅子上,拍了拍你的头后,转身继续未完成的事,并随口问道:“中午想吃点什么?”


“蜂蜜蛋糕。”脑海中浮现起他好看的瞳色,你舔了舔唇说。




【一期】


“一期,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你瞅着短刀们都不在,连忙跑到一期身旁,拽住他的衣角,仰头期盼的看着他。


太过突然的要求让总是沉稳的付丧神惊讶了一下,或许是习惯了被依赖和撒娇,他温柔的一笑,应声道:“好。”


他单膝跪下,视线与你持平,上身前倾,虔诚的在你额上落下一个吻,接着是充满了爱护之意的相拥,并顺势抱起你把你举了起来。


你看着他,他的笑容一直都那么的有包容力,让人觉得安心。


当他放下你后,你没有松开拽着他的手,“一期,蹲下来。”


虽然疑惑,但他还是照办。


“我是你的主上。”你学着他的样子,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然后抱住他,轻柔的在他耳边说:“累的时候,可以依赖或者向我撒娇哦,这是给你的特权。”


你放开他,在他呆愣的时候,后退一步,竖起食指,“这是我们的秘密哦,不可以让短刀小可爱们知道哦。”


“还有。”你笑着跑走,“举高高就算了,人家举不动你。”




【安定】


“安定,人家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你站在蓝衣付丧神不远处,歪着头看他。


“诶?”安定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回过神来,用和平时一样的温和笑容向你走去,“好的。”


“可是要怎么做?”他抬起手又放下,好看的眉皱起,“主上可不可以先做个示范?”


“真是笨!”你噘着嘴,踮起脚,两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唇边轻吻,“看到了吗?”


“那举高高呢?”和今天的天空一样湛蓝的眸子里是单纯的疑问。


你不疑有他,试着举起他,但尽管你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仍无法举起他分毫,所以你气愤了,“你太重了啦!”


“是主上力气太小了啦。”说着,安定轻轻松松的把你举了起来,灿烂的阳光把你的影子投注在他的身上,比女孩子还要好看的笑容宛如春日的太阳熠熠生辉。


见你呆住,他笑意收敛了一些,手臂缓缓放下,将你牢牢抱在怀里,“主上,这种话,不可以对其他人再说哦,知道吗?”


不似他的强势发言让你回过神,还没来得及说话,你的唇就被吻住,温热的舌尖细细描绘唇线,接着轻巧的深入,直到你喘不过气,他才放开你,仍然笑的安静而可爱。




【骨喰】


“骨喰!”你从身后抱住独自一人坐在长廊下看风景的骨喰,“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感受到背后的柔软,骨喰微微红了脸,眼睛半阖着,声音细小,“主上,请放开我。”


“不放,不答应我的要求就天天缠着你。”你耍赖,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轻轻晃着身体。


骨喰轻叹一声,仍想抵抗,“玩游戏还是找一哥或鲶尾比较好。”


“才不要!”你松开他,转到他面前,直直地望进他沉寂的眼眸中,“我是来找你的,除了你谁都不行,这是只有我和你的独一无二的记忆!”


白发的少年怔了怔,刚要说些什么,却看到你的眼圈红了起来,眼泪也慢慢积蓄起来,不由慌了神,手足无措的看着你,“主、主上,怎、怎么了?”


“你那样说,(抽泣)就好像在说我水性杨花,是个男人就可以……(抽泣)”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要哭了好不好?”见你的眼泪还是啪嗒啪嗒的往下掉,骨喰的眼神暗了暗,轻叹一声,温柔的捧起你的脸,闭上眼,轻轻的吻去了你的泪,“不要哭了好不好?”


“……好。”你立刻停止了哭泣,但还是委屈巴巴的模样,然后张开了胳膊。


骨喰无奈的笑笑,将你抱进怀里。


你们两人就这样依偎着,直到感觉你的情绪平静下来了,骨喰才轻轻开口,“主上,是不是该起来了,不是还要举高高吗?”


“不要了。”你双手紧紧的攥住他的衣服,整张脸都埋在他的颈窝里,“这样就好。”


过了一会儿,你声音闷闷的发问,“骨喰,我这样强迫你,是不是让你觉得厌烦了?我以后不会再勉强你了。”


说着,你就要离开他,但骨喰收紧手臂,几乎察觉不到的蹭了蹭你的额角,“不,谢谢您来到了我的身边,这样的记忆,我很喜欢。”


“那我以后多来找你好不好?”


“嗯。”


(计划通√)




【鲶尾】


“鲶尾——我哇!”你快速的往一边闪去,躲过了一坨颜色难看的打码物体。


“啪叽”一声,不明物体落地,空气陷入了沉寂。


你和鲶尾对视着,对方一脸尴尬,视线游移,就是不敢看你。


“给你十分钟,洗干净后来我房间!”你丢下这句话,甩袖而去。


“啊啊啊,怎么这么巧就被主上撞上了啊!”鲶尾一边自叹倒霉,一边利用自己的高机动冲向了大浴池。


十分钟后,香喷喷还冒着热气的鲶尾出现在你眼前。


你没说话,只是斜眼看他,显然还在生气。


“主上。”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鲶尾蔫儿的长发都无精打采的垂在地上,“没好好内番是我的错,以后不会再玩了,您原谅我吧。”


“哼。”你撩撩发,没让鲶尾看到你微微上扬的唇角,“那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做得好的话就原谅你。”


“哦哦,这个简单。”鲶尾猛地跳起来,一把抱起你就往楼下冲,你根本来不及阻止就已经到了庭院里,“这里地方大,可以随意玩!”


“那么开始喽!”察觉到鲶尾话语中的兴奋,你顿感不安,可想要叫停已经来不及,你被鲶尾抱住腋下,疯狂的转起圈来,害怕被甩出去的你死死的抓住他的肩膀,声音都抖了起来,“停……停下来啊啊啊啊——”


当你晕头转向的被放下时,你捂着不停翻涌的胃酸,心里不禁感慨,不愧是他n的胁差,机动真不是盖的,短短几秒已经转了几十圈,你有自信,以后去游乐园的话,不管是哪种尖叫系都不在话下了。


“啊,抱歉抱歉,主上,是不是玩的太过了啊?”意识到自己又做了错事的鲶尾在你身边蹲下,一手轻轻抚着你的背,一手挠了挠脸颊,“很难受吗?要不要去治疗室休息下?”


“送……送我回房间。”设计鲶尾却被中了招,这么丢人的事你绝对不想让第二人知道。


被公主抱着回了房间,鲶尾喂你喝了些水,你终于好了些,便和衣在床上躺下,“我要睡一会儿,内番的事我原谅你了,你下去吧。”


“哦,好的。”看到你捂着眼,鲶尾停住脚步,迅速的回来,在你的唇上一吻,“我的任务完成啦,我下去咯~”


脚步声迅速的消失,你抚摸着有点灼热的唇,轻轻笑了起来。




【药研】


“药研!”你推开治疗室的门,小跑到身着白大褂的付丧神旁,“我要……”


话说到一半,你突然止住,药研疑惑的看着你,你抿了抿唇,表情有些严肃,“药研你站起来。”


受你的影响,药研也严肃起来。


你默默的对比了下两人的身高,微微蹙眉,语气非常的郑重,“接下来我要做一些事,你不要惊讶,站着不要动。”


药研点点头,你深吸一口气,用尽量快的速度,在他的脸颊亲上一口,趁他没反应过来,连忙抱他一下,并顺势抱住他举了起来,还笑眯眯的配音,“哦哦,好高好高。”


等做完了一系列的动作,药研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了下去,你则转身就跑,可论机动,你哪里敌得过短刀,还没出治疗室的门,你就被扯住了后衣领。


“大!将!”


不用回头,你都能想象的出来药研咬牙切齿的模样。


对于一把拥有太刀心的他来说,你刚才的行为无疑于挑衅。


“嘛嘛,不要生气嘛……”你乖乖的在他面前正坐,试图用笑容消去他的怒气,“我是看你不好意思向一期撒娇,我才说让你放松一下,不要总是紧绷神经……大不了,我让你做回来……”说到后面,你的声音越来越小。


听到你的话,药研轻叹一声,把你拉了起来。


你眨眨眼,不明所以。


“怎么,不是说要我做回来吗?”


“哦哦,来吧。”你开心的张开手。


……


“果然被比自己还小的孩子举起来有些奇怪啊……”


“大将,我都听到了,柄捅你哦。”


“对不起!”




【山姥切】


“被被!”你追上山姥切,一把扯住他的被单,笑眯眯的说:“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山姥切腾地红了脸,他一边扯扯头上的被单遮掩自己,一边用力的和你较着劲,想把被单从你手上抢回,“您对我一个仿品期待什么!”


“我不管!”你嘿嘿笑着,直接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宛如树袋熊一样连被单抱住了山姥切的腿,仰着头看他羞红的脸、金色的发和湖水绿的眼眸,“不答应的话,我就每天夜袭你,你的称呼也会改成美人、世界第一漂亮、金发帅哥、super 刀男等等,你选吧。”


“……”眼看着山姥切就要害羞到晕倒,你立刻威胁道:“如果你晕倒,我就拍下咱俩亲吻的照片!”


一听这话,山姥切猛地站直了身体,只是脸上的热度越来越高,眼神都开始恍惚起来。


你叹口气,还是不行吗?


于是,你放开他,歉意的看着他,“对不起,我不是欺负你,只是很喜欢你,想要和你亲近一些。”


山姥切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什么,只是把头上的被单拉的更靠下了一些。


你们沉默的站了一会儿,见他没有话说,你难过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走到拐角,你突然转身,正好和山姥切的目光对上,你顿时扬起笑脸,二话不说冲回去,一把抱住他,“亲亲就不为难你了,举高高就好。”


看到你纯粹的笑容,山姥切移开了视线,但还是温柔的把你举了起来,你开心的笑着,“哦哦,真的好高,似乎风景都改变了呢,谢谢你,山姥切。”


你被放下后,手背在身后,歪着身子看他仍通红的脸,“那我走了。”


说完,你假装要走,却在他放松下来的瞬间,扒住他的肩膀,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亲亲这种高难度的我来,我很期待你下次能补上那个抱抱哦。”


“……刚刚不是被你抱过了吗?”在你走后,山姥切有些郁闷的嘀咕,接着,像是回忆起什么似的,他摸摸唇,喃喃,“其实……还不错。”






【萤丸】


“萤丸——”你来到萤丸和爱染的房间,看着坐在爱染身旁的萤丸,“我给你一个亲亲抱抱举高高好不好?”


“什么”像猫一样的莹绿色瞳眸中满是不解和惊讶。


“噢噢,那是什么,一种祭典吗?”爱染凑热闹。


“我才不要,为什么要做那种小孩子的行为啊!”萤丸嘟着嘴不满的瞪你一眼,转过了身去。


你挠挠脸颊,对爱染招了招手,小声的贿赂他,“帮我吸引他注意,下个月给你开祭典。”


“ok!”爱染一口应下,跑去萤丸身边起哄,“不是挺不错的,短刀们想要还要不来呢。”


“哈?那让给你了,你去啊。”萤丸更加不满。


你趁着两人拌嘴的时候,装作劝架的样子凑到萤丸身边,突然从身后抱住他,把他举了起来,“哦哦,好高好高!”


“主上!”往日可爱略带磁性的少年音此刻却在怒火下听起来有些可怕,你抖了一下,连忙把他放下,头也不回的逃走。


虽然机动比不上短刀,但萤丸还是把你堵在了走廊的角落里,你心虚的抱腿越缩越小,谁料到,萤丸竟突然壁咚了你。


“主上,你是在欺负我个子矮吗,我可是大太刀!大太刀!”


“萤总消消气,大不了,我让你举回来?”你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捂住了脸,不行,画面太美,恐怕即使举起来了也跟没举起来一样吧。


似乎领悟到你的想法,萤丸的脸色又差了一点,“不是还有两个呢吗?”


“诶?”你抬起头,被萤丸轻轻捏住下巴,下一刻,莹绿的眼眸中,你的身影越来越大,你吓得闭上眼,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哼——嗯?主上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含着笑意的话语,略带磁性的少年音,哪一个都不是一个孩子应有的。


你回过神来,叱责自己的大意,就算外表再像个孩子,他也是活了几百年的刀,阅历可比自己多得多。


“萤、萤总,可以了吧?”重新领悟了上下级(辈分)关系的你瑟瑟发抖。


“不——行。”萤丸眨眨猫眼,狡黠的一笑,搂住你的脖子,“不是还有抱抱没做吗?”


“那、那您快做。”你小心的伸出手抱住他的后背,然后快速的收回来,“好了,已经做完了。”


“nono,还有举高高,之前是你做的,所以不算数。”萤丸好心情的赖在你怀里,灼热的气息拂过你的脖颈,“因为我现在还做不到让您满意,所以,在此之前,你都不能让别人做这些哦。”


“好、好的,萤总。”


“哟西哟西,乖孩子。”




(wdm不愧是萤总,人小却是总攻)




【明石】


“明石!”你猛地打开门,大步走到睡懒觉的明石身旁,用力的推他,“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唔嗯……主上啊,呵——欠——”明石懒洋洋的看你一眼,张开了手臂,“来吧。”


你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是‘上来自己动’的意思?!”


“好了,过来。”他手一伸,把你拉到他身上,一手揽着你的腰,一手按住你的头,亲亲浅浅的吻起来。


“嗯……亲亲抱抱已经有了。”他又打了个呵欠,不顾你发烫的脸,双手移到你的腋下,敷衍的伸直胳膊,让你的上身离开了他的身体,接着维持了不到一秒就收回来,重新把你抱进怀里,身子一侧,像抱抱枕那样手脚并用的把你锢了起来。


“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陪我午睡吧。”


你听着他悠长的呼吸,嗅着他身上浅淡的清香,也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尽管想抱怨,睡意却浓烈起来,只唤了声“明石你个懒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的天,写了好多,五千字【捂脸】


本来还打算写元宵节特别番外的,但这么多字就算了吧,之后再补上


  


下篇 极 内含人物有:数珠丸、江雪、髭切、膝丸、小乌丸、堀川、村正、物吉。


没有添加的话,下篇就是这样了。


预警:下篇里的人我不是很熟,所以可能写的不像,你们看看就好。




整理完突然发现,居然没有鸣狐和小狐丸?!!这不科学啊!!



评论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