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无宁

我的心是阿修的,魂是约瑟夫的,人是日向的,但是,今天的我却被卡米尔的美貌给偷走了,心里又给鹤丸空了一个位置,
我真是个罪恶的女人啊

【刀剑乱舞】骨喰藤四郎伪分析向

朽木家的Rukia:

婶婶们吼w这里露露,一个剑道粉,不时带来一些刀剑相关科普,鞠躬~


这是新年七连第三更√(重写的安定不会算在这个里面w)


当然喜欢这个系列的话欢迎关注我吖w




术语科普


胁差知识


安定w


一期w


长谷部w


 


开头依然是例行游戏干货了↓


类型:胁差刀派:粟田口


初始数据→特→极


生存32(36)→37(41)→47(70)打击28(42)→33(47)→33(99)


统率29(43)→34(48)→30(90)机动40(49)→45(54)→27(79)


冲力22(31)→27(36) →28(41)范围狭


必杀49→67侦查38(44)→43(49) →80(106)


隐蔽38→43→ 140刀槽2


装备可能


投石兵、弓兵、轻步兵、重步兵、盾兵


入手方式


锻造00:40:00


掉落1-4Boss、2-1~4-2、6-1~7-4、检非违使


 


骨喰算是比较稀有的胁差了。总值也是十分的优秀,打击与堀川国广一样名列第一,机动也是第一,没有什么短腿,加上胁差是一个侦察较高的刀种,并且刀乱中现有的胁差较少,别的方面在后期也抢救得过来,所以是能用上很久的,基本上不会出现带上等级来了以后还要弃置的情况。夜战虽说侦查较弱,但生命和机动都还不错,也不会有大问题。如果想在肋差中选择一个作为日战队伍的补足,骨喰是不错的选择。同时也有使用盾兵的保证,不至于受到大的伤害,即使后期的后期,也可以作为队伍之中不错的补足。


 


 


骨喰藤四郎在历史上几经易主,有着源赖朝赐予大友家初代的说法,但没有被确切考证,来到大友家后又被大友贞宗献给足利尊氏。进入足利家以后,他才被命名为“骨喰”。


足利家将其赐予幕府重臣多贺高忠,后被足利义辉重新要回。


1565年足利义辉被松永久秀所杀,刀落入松永之手,被大友宗麟以三千两谢礼要回。


丰臣秀吉征伐岛津之时要求大友宗麟之子义统献上此刀。


大阪夏之阵没有被破坏而被回收,但于1657年明历大火中刀身烧毁,后经二代越前康继之手修补复原。(划重点!!这里是二代的越前康继,并不是复原一期一振和鲶尾藤四郎的那一位,花丸-幕间回想录里也是利用这个梗,安排了骨喰与兄弟们错开而被传送到火灾现场的情节。)


这把刀为何能在大阪夏之阵中幸存,一直也是个谜。现在主流的说法有以下几种↓


1. 《难波战记》有“秀赖卿临终之际,药研藤四郎太刀(此处应该是记载有误,应为短刀)和骨喰太刀烧失。另有一说骨喰其节,为秀赖卿的茶汤坊主所盗;战后虽欲将其变卖换钱,不过因其天下名物之名,无人问津。”这样的记载,说是因落城时被盗出而得以幸免。


2. 《骏府故事录》卷九,庆长20年6月29日条中,“秀赖所持骨喰吉光一尺九寸五分,本阿弥又三郎寻出奉上时,又下赐给之。另说本阿弥奉上,并从将军家拜领黄金百两。”,还有在同书卷十闰6月16日条中,亦有“大阪兵火之故,名物刀、胁指尽数烧失(中略)先日吉光刀骨喰,为河内土民所拾,于是本阿弥据此上报云云”记载,所以此骨喰应是得免于兵火,并在河内附近被发现,还有说是在护城河里找到的。


3. 有个说法是多贺高忠持有过一段时间,然后在永禄之乱的时候和将军义辉一同战死,被松永久秀夺走。但这个说法有问题,永禄之乱(1565年)的时候高忠已经死了80多年了,所以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杀了义辉,然后夺走的。据说在返还途中,在播磨滩过夜的时候,出现了几千万束光将大友家的船只包围了起来。兵部少辅对其怒吼道:“有命在身,不会将此刀放开!”,然后光芒突然消失,其后流传下了连住在龙宫里的龙王也想要名刀的佳话。


 


明治时期骨喰藤四郎供奉在京都丰国神社,现寄存于京都国立博物馆。


 刀纹为大友家家纹:骨头+周边杏叶


活跃在镰仓时代的刀工,粟田口吉光的作品。原来是薙刀,现在是长胁差。


在畑当番中,如果和鲶尾藤四郎一起组队,也可以触发“是不是把原薙刀当成镰刀了”这样的对话。


留着前长后短,看起来轻飘飘的娃娃头,交叉刘海,耳发较长,几乎看不到耳朵,偶尔能看到后颈。服装和鲶尾基本是镜像对称的(可以说是很像又一点也不像的兄弟俩了),但是颜色不同,而且腰部少根绳子。


因为严重失忆,话语和表情都很少,语调平板,缺乏感情起伏。不喜欢直接接触他人,因此会戴军用手套。穿内番服的时候则不戴手套,除非工作需要。


对主人尽管话少也很忠诚。虽然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但还是十分信赖兄弟鲶尾。对过去记忆的缺失也导致骨喰藤四郎很少像别的刀男那样,常常提及原主。但骨喰藤四郎当初也是足利义辉最喜爱的刀之一。对同为粟田口刀派的兄弟很是照顾,但是对其他人比较冷漠,冷漠也是骨喰藤四郎给很多人的感觉。


不过经常被说有一些呆萌的木头属性。轻微电波,例子常常是在刀剑乱舞花丸动画中曾经试图催眠大树。


平时战斗用左手(这一点如果有摸鱼需要的话大概是要很注意了),真剑必杀时用右手,而且似乎是有呆毛出现。(在亲妈て的一周年的贺图中的骨喰的确有呆毛哦)


 


很喜欢马,在设定图中对马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足利将军那会儿的确也是骑战的时代啊)


攻击时台词「突きだ!」(突刺!)会被空耳听成「好きだ!」(喜欢你!),也有一部分婶婶因此将骨喰组入队伍。


 


骨喰藤四郎和鲶尾藤四郎的双子cp也因为骨喰对鲶尾的特殊依赖以及两人同步率惊奇之高(心有灵犀一点通),而成为刀乱同人中一对热度很高的cp。


畑当番开始——


骨喰藤四郎:莫非,把原薙刀……


鲶尾藤四郎:错认为是镰刀之类的吗……


畑当番完了——


骨喰藤四郎:不过,对于耕作


鲶尾藤四郎:我们都很喜欢呢!


 


 


骨喰是很难扒的一位刀男,由于失忆而和他人的天然隔阂让我们一点也不能了解他内心到底在想什么。偶尔也会看到骨喰被二设为一个白发无口小姐姐,的确骨喰外貌惊艳。


有用骨喰作近侍的婶婶告诉我,他真的真的是话很少了啊,近侍语音只有一串“……”。


我说那真的是很话废了。不过你要注意到那是一串省略号,省略号是骨喰台词中很常见的东西了,如果他压根不想说话,为什么不直接给你一个句号呢?万一是他在斟酌该跟你说些什么呢?


欲言又止,是骨喰常有的状态,想像常人那样讨你开心,能把你给逗笑,但他搜肠刮肚只有一场大火,他心里该多难过呀。


看到有一些百科里评价说骨喰话少+经常拿“失忆”当借口。第一点的确是骨喰其人没毛病,第二点实在让人有点火大了。


火是个危险的精灵。


如果你失去往日种种回忆,只保留被火烧成一堆废铁的恐惧,你倒是也试着不把失忆挂在嘴边?


放过骨喰吧,他太累了。对于骨喰来说,没有丧失基本的生活常识和说话的意识,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在我个人看来,“失忆”,并不是骨喰的借口和推脱,也不会是大火烧灼留下的一种恐惧引发的后遗症,只是单纯地希望被理解。


这怎么能被理解成卖惨呢?!


骨喰不太会变通,不大会表达自己,他心里清楚地知道这样的自己是很难融进整个集体,和大家处好关系的,他尝试,他尝试无果,但不代表他就因此,因为“我失忆了啊”而和整个本丸疏离。他想说的只是,我失忆了,我很抱歉(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可抱歉的,但我们可以从台词里感受出来,骨喰对这件事情一直存有一种不应该有的歉意并为此深受折磨),如果能和你们正常地像朋友那样交流就好了,并不是我不想跟你们说话啊。


你要知道,不想和人说话因此不会说话,和不会说话因此小心翼翼地避免谈话,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有人说骨喰高冷,高冷可能的确是有一些的,但更多的是不知世故而语乏。会对他人的搭话而不知所措;想起前任主人会有点苦恼,心里大概是五味杂陈(毕竟主公的概念在武士道里那样深刻);会很关心弟弟却很难把爱说出口,每一点一滴的关心只有靠行动来无声表达;不会客套也不会嘘寒问暖,但一直在努力做一个礼貌的、善良的孩子;会很信赖兄长和兄弟却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开口说出“我爱你们”这种话,即使和婶婶们的沟通很少,但这也从不妨碍他的忠诚。


这就是骨喰藤四郎。


想起评论家安妮宝贝曾经在《情书》的序言中评价男主藤井树,一个不善于表达心意的男孩子时,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深情的男子,很像一棵沉默的树。”


骨喰亦如是。


 


 


——END——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接着就是鲶尾了哦。



评论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