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无宁

我的心是阿修的,魂是约瑟夫的,人是日向的,但是,今天的我却被卡米尔的美貌给偷走了,心里又给鹤丸空了一个位置,
我真是个罪恶的女人啊

本丸寝当番调研报告【胁差篇一】

蜉生烬:

#一份正♂经的研究报告#


#我流刀男,OOC预警#


#再次提醒这不是一个婶!#


#胁差顺序按作者入手先后,大概没有二#


 


 


33.骨喰藤四郎的场合


 


 


新手期的第一把胁差,无口银发美少年的设定相当戳人心。然而性格清冷让婶婶不知如何接近,所以相对放置了一段时间,在粟田口家的渐渐多起来后才得以改善。由于记忆全失似乎连基本的人际交往方式都一起忘记了,但做事的相当让人放心,优秀的近侍人选。有他在全然不会积压工作,只要被盯着看就很有压力了,到点会准时押着婶婶去睡觉。


 


睡觉姿势很规矩,不会半夜翻身磨牙说梦话,呼吸声也非常轻微。搞得每次寝当番婶婶都很紧张,采取敌不动我不动状态,睡得很吃力。关系保持着“君子之交”,不敢动歪心做出逾越之举。直到某个悠闲的晚上婶婶偷了懒在看漫画,突然感觉身上一沉,骨喰从背后环抱着婶,脑袋埋在肩窝里不吭声。婶一回头就被顺势扑倒了,用得力量很大,稍微挣扎一下就控制得更紧,少年的亲吻也就随之落下。全程虽然动作生疏,还算是温柔有度,婶算是懵逼状态下做完的全程。


 


第二天婶婶质问,答曰:漫画里看来的。【不,别瞎说了你们粟田口只有少女漫和jump】


婶婶怒:还学会撒谎了?委屈:以为这样主人会高兴。【虽然是很高兴没有错】


总之青江似乎被一期一振约了一个星期的手合,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对不起我知道这个骨头OOC得没边了,总之只是我的脑内妄想,土下座道歉。】


 


 


34.堀川国广的场合


 


 


虽然说着自己只是助手,但是每次的工作都完成得无可挑剔。在战场上会仿佛人格转换,眼神和气质都带着狂气。对于热兵器有些抵触,所以每次出阵的时候看向陆奥守的眼神都有点微妙。但总得来说给人的感觉还是家事全能,性格温和的样子,值得一提的是料理手艺也非常棒。虽然说着要主人注意身体避免夜间积食之类,只要撒个娇还是会认命乖乖进厨房。


 


关系发展得有些太过顺其自然,差不多就是花好月圆气氛正佳,两个人正好喝到微醺,大概是少年微红的脸颊太过诱人,审神者一个没忍住就凑了过去。不多时就反客为主,喜欢从眉眼开始细细地亲吻,表情很是珍惜的样子。做的时候也相当投入,不太会控制自己的声音,少年的喘♂息十分诱人,常常搞到两个人都精疲力尽。


 


事后埋在婶婶怀里不肯抬头,语气不自信怕人后悔。婶婶气到白眼:好好好,那我去找兼定,开心了?


 


 


35.笑面青江的场合


 


 


与其说是胁差,更偏向青年的身型,给人弄混刀种的错觉,各类荤段子玩得驾轻就熟,婶婶经常后悔怎么没把他和石切丸安排一屋,数珠丸根本不管事。实际上举止非常稳重,在战场上也是优秀的战力,文书上的工作也能好好地完成,值得称赞的是搓刀装是一把好手。夜间的陪侍时也是相当可靠,处理枯燥的文件时也不会感到无聊,当然希望下次给婶婶解闷的时候,不要对着被修改多次的报告说出“被弄得乱七八糟了”这种话就更好了。


 


安排青江当番的时候婶婶其实已经做好了被推倒的觉悟,然而这把胁差居然!无比!规矩!甚至床铺之间还隔了屏风。【白眼翻上天】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审神者主动夜袭了,据审神者事后回忆,当时抱着棉被宛若处♂子的青江,没带相机真是可惜。事实证明思想上再伟大,在实际操作的情况下也没有办法变成老司机。脱的时候睡衣带子被解成死结,紧张到发抖,最后还是婶自己动的手。不过婶并没有得意多久,很快就被青江找回面子。第一次之后渐渐上手,强大的知识储备派上了用场,新奇度与满足度都到达相当高度。【主上,今天就用本的姿♂势吧】



评论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