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无宁

我的心是日向的,魂是骨喰的,人是安定的,但是,今天的我却被清光的美貌给偷走了,心里又给鹤丸空了一个位置,
我真是个罪恶的女人啊

炖肉系列:优质睡眠的必备条件(刀剑乱舞同人 药研X审神者)

reike酱:

· 永远的夜行列车


· R18请注意避雷


· 药哥,麻烦吃了肉之后把博多帮我带回来……


++++++++++++++++++++++++++++++++++++


听到门外木质地板上响起的脚步声,药研合上了手中的书。她的脚步声,他从不会听错,何况现在还是大多数刀剑们都已经进入睡眠模式的深夜。


“药研,我还是睡不着。”审神者推开医务室的门,苦恼的揉着眼睛。”还是给我一颗褪黑素,或者别的安眠药吧。“


”总是依赖药物可不行啊。一点睡意都没有吗?“药研侧身坐在桌前,看着那张有点憔悴的脸。


”嗯,已经按照药研说的,关灯,关手机,尽量什么都不想。但是躺了半个多小时了,还是不行。“审神者摇摇头。


”嗯……“药研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起身走到靠墙的药品柜旁边,将一瓶外文包装的药拿了起来。然而他站在原地想了几秒钟,又把药瓶放回了原处。


”……“审神者继续可怜兮兮的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药研。


”我给你调一杯药茶吧,有安神作用的,等我一下。“药研将审神者拉到自己方才坐着的椅子上,转身又回到药柜前,打开了下面的抽屉,开始在一些草叶一样的药材里挑挑拣拣。


其实审神者今天的工作量也不算少,然而即便身体感觉到疲劳,精神的部分却好像抽离出来一般的清醒。积累在体内的疲劳带来些许眩晕感,审神者没精神的眺望了一会儿在医务室里忙碌着的药研,便将视线转向了桌上那本看了一半的书。


本草纲目,中国的药学典籍呢。


”药研在研究中医吗?“审神者随意翻了几页,然而这本医术通篇满是晦涩难懂的专业词汇,实在是有点难懂。


”嗯。草药的副作用更小,而且通过复数种材料的组合,还能同时起到很多调理身体的作用。“药研一边忙着手上的工作,一边回答道。


刀剑的付丧神们虽然偶尔也会有些头疼脑热,但比起药品来说,反而是使用灵力的修复和充分的休息更为管用。这个医务室里所存放的药品中,付丧神们大多只会使用各种外伤药,而其他的药品更多的是为了防止审神者出什么不测。中草药这样的内服药,适用者基本上可以说只有审神者一个人了。


”谢谢你,药研,为我做了这么多……“审神者看着书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批注,唇角不由得往上翘了起来。


”在说什么呢,你可是我们最重要的大将啊。“药研咧嘴笑了起来,将冒着热气的杯子放在了她的面前。”加了一点蜂蜜,我刚才尝过一口,不苦的。“


”谢谢。“审神者用双手捧起杯子,琥珀色的液体飘来草药特有的幽香。她把杯子送到嘴边,呼呼的吹了几口气,又小心的伸出舌尖舔了一口,确定温度不高后,这才放心的喝了起来。


”好喝吗?“药研看着她好像幼猫舔食牛奶一般的动作,微微笑了起来。


”好喝,感觉身体变得暖暖的。“审神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吹了几口气之后,慢慢的把小半杯药茶全都喝了下去。


”好了,那我们回房间吧。“药研接过审神者手里的空杯子,随手放到一边,先行走到门边拉了开来。


”嗯。“审神者站了起来,跟药研一起走向自己房间的方向。


回房之后,审神者又去卫生间漱了漱口,然后便乖乖的在药研重新整理过的被子里躺了下来。在关了灯之后的黑暗房间里,审神者安安静静的躺了五分钟,就再也躺不住了。


”……药研啊。“审神者犹犹豫豫的开了口。”你不用守在这里的。“


”大将不用在意我,睡吧。“药研侧身坐在床边,低头看着审神者。


”可是你这么看着我,我反而紧张得睡不着……“审神者两手拉在被子前端的边边上,讪讪的往上提拉着。


”一期哥还没来的时候,你不是每天都哄我们短刀们睡着了才走吗?有时候你不是还不小心也一起睡过去了吗,好像是跟五虎退和今剑吧,也没见你紧张啊。“药研侧身半躺了下来,将手肘支起撑在脑下,从更近的距离凝视着那双一直不安分的转来转去的双眼。”我也只是把短刀而已,大将有什么好紧张的?“


”……因为药研实在是太有男子气概了,有时候都不记得还有短刀那种设定呢哈哈哈……“审神者偷偷的往药研相反的方向缩了一点,故作轻松的打着哈哈。


”哦,大将这话真是让我高兴呢,有好好的把我当成一个男人来看待吗。“药研也若无其事的又往审神者的方向靠了一点。”不过我毕竟还是把短刀,24小时守在主人身边乃是我的本分,何况我还得确认自己调制的药茶到底效果如何。所以,至少在你睡着之前,让我留在你身边吧,大将~“


审神者默默的把停留在脸颊边缘的被子拉了起来。盖住整张脸。


”这么闷着更睡不着啊。“药研笑着伸出手,把被子拽了下来。


短刀出色的夜视能力让他清楚的看到审神者脸上的表情。那种不知所措的慌乱,就像被硬从窝里扯出来的兔子一样,让他的内心开始不自觉的昂扬。


”其实我一直挺羡慕今剑他们的。“药研说,没有撑在脑下的那只空着的手在隔着被子轻轻的在缩成一团的审神者的背上拍着。”你以前哄短刀们睡觉的时候,最后都会在他们脸颊上亲一口,但唯独没有亲过我。“


”……因为药研太帅了啊,怎么可能亲的下去……“审神者用蚊子一样的声音哼哼唧唧的说着,如果不是仔细听着的话,这段话语简直要被掩在嘴边的被子给吸了进去。


”大将越来越会让我开心了呢,但是不管找什么理由,我被冷落的事实也不会发生变化。“药研耸了耸肩,忍住想笑的冲动,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诶?冷落?!药研你别误会呀,我就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越是喜欢的对象就越怂啊!啊……我说的喜欢是……“审神者果然咬上了钩,急急忙忙的解释着,还不小心自爆了一个。


”是吗?“藏在透明镜片后面的紫晶瞳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药研倾过上半身,俯视着审神者。”为了证明大将没有对我差别对待,就让我给大将一个晚安吻吧。“


滴!请刷卡并出示身份证

评论

热度(671)